1. 首页
  2. 问题详情

巴拿马的猴类进入石器时代,科学家感到担忧,它们会变新型人类吗?

2020-05-03

巴拿马的猴类进入石器时代,科学家感到担忧,它们会变新型人类吗?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来讲一个在动物园的亲身经历。记得有一次在动物园里看到有人通过铁丝网孔向猴子扔了一瓶还剩一点没有喝完的可乐,一只猴子捡到瓶子果断打开喝完并竖起了“大拇指”以示点赞,而当扔一个空矿泉水瓶进去时,只见那猴子直接伸出了“小拇指”,这是为何就不直说了吧!

关于“巴拿马的猴类进入石器时代”的报道在早两年就已经出现,据说当时科学家们在对巴拿马附近的热带岛屿展开科学考察时,偶然发现这一带的猴子能够使用工具,并且善于收集和归类,这种行为与其他地方猴子明显不同,可以初步判定这种猴子利用工具的水平几乎达到了旧石器时代的猿猴。

其实人类与其他动物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善于借助工具来改造自然,但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这些改造自然的工具也在不断的升级,并非仅仅是简单的利用石头、树枝等等。

而简单的利用物体也并非是人类的“专利”,其他动物也有这些本领,如小学课本中就学到的乌鸦喝水的故事,讲到了聪明的乌鸦利用石头抬高水瓶里的水位来喝水,还有大象会用特制的树枝驱赶苍蝇以及人类的近亲之一黑猩猩也是善于利用工具的“高手”,已经会用石制锤头来砸坚果。

然而巴拿马的猴类的聪明之处表现为并不是简单的利用石头砸坚果或是用木棍驱赶其它危险动物,而是在利用简单工具的同时,还知道了对其进行归类存放,这无疑证明了达尔文进化论的正确性。

巴拿马的猴类具有简单利用工具的能力,一方面表明了它们适应环境的能力在不断的加强,另一方面则表明了对改造自然环境的能力也在提高,不得不说这是对人类主宰地球地位的一种潜在威胁,毕竟按此进化速度来算,二者仅相差200~300万年。

因此,我们人类要有居安思危的意识,一方面要解决好人与自然的矛盾,另一方面则要积极发展航天事业,努力向太空进发拓展更广阔的生产空间。

以上内容,欢迎点评!

2020-05-03

最近,研究人员观察到巴拿马的一群白脸卷尾猴(学名Cebus capucinus imitator)已经进入石器时代,像人类祖先一样,习惯性地依赖并使用石器工具打碎结构保护性食物包括榄仁树果、寄居蟹、蜗牛和其他物品。

其实2004年科学家就在巴拿马科伊巴国家公园的一个岛上首次发现这一现象,但在2017年3月才利用相机详细地捕捉监视猴子的这种行为,科学家利用相机目睹了白面卷尾猴打碎椰子、螃蟹和蜗牛。一年的相机陷阱观察显示,超过半数的白面卷尾猴个体被观察到使用石器;但是石器的使用有强烈的男性偏向,从未被观察到成年女性使用石器工具。

当然,科学家并不会因此感到担忧,几十年前科学家们就已经知道人类不是唯一将石头用作工具的物种。灵长类动物本来就属于高智力物种,偶尔出现使用石器的物种现在并不会让人感到震惊,西非黑猩猩和泰国猕猴都会使用石器。至于它们是否会变成新型人类,我觉得不太可能,对高智力的选择压力是驱动人类进化的关键,由于人类活动的扩张,现在的大多数灵长类动物都已经濒临灭绝,生存空间不大,基本生活在自然保护区里面,被人类人为的限定,没有较大的种群数目提供的基因多样性,以及较大的自然选择压力,很难朝着高智力的方向进化。而且进化过程是极其缓慢的,人类的石器时代始于250万年前,即使是一直往高智商方向进化也用了200多万年的时间。


研究人员发现,巴拿马的一群白脸卷尾猴已经进入旧石器时代。猴子已经开始使用石头工具打碎坚果和贝类,这使它们成为继人类之后第四种这样做的灵长类动物。



巴拿马海岸外的一个小岛,是科伊巴国家公园的一部分。三个岛屿组成了国家公园,三个岛上都有卷尾猴。然而,只有吉卡隆岛上的猴子开始使用工具,而不是所有的卷尾猴都开始使用工具。只有岛上某个特定区域的雄性猴子使用。



科学家很惊讶这种行为在地理上似乎是局部出现的。关于公园猴子这种行为的第一份报告可以追溯到2004年,当时科学家已经注意到猴子使用石头工具。研究人员在2017年3月回去,在这三个岛屿上放置摄像头捕捉猴子的影像。

科学家目睹雄性猴子用石头打碎椰子、螃蟹和蜗牛。然而,还不清楚为什么这种行为没有更广泛地传播到岛上的其他猴群。研究人员指出,个别猴子在猴群之间活动,所以理论上这种创新应该传播开来。

进入旧石器时代有可能是一个偶然的因素,而不是灵长类动物的预期进化轨迹。例如,也许一个比一般猴子聪明的猴子开始使用这些工具,其他猴子模仿了它。鉴于食物选择有限,工具可以增加它们生存的机会。

白脸卷尾猴是第二个进入石器时代的美洲物种。南美洲发现的另一群卷尾猴也使用石器,另外两种是泰国的猕猴和西非的黑猩猩。

至于这种猴子会不会进化成新人类,取决于它们能否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并进化。早期的人类祖先必须适应不同且不断变化的栖息地,这就是他们进化的方式。我们今天看到的这种猴子很可能有一个不同的栖息地可以进化,创造了它们现在的样子。

然而,尼安德特人是一个与人类相似的物种,但是由于不得而知的原因而灭绝了。自然选择,适者生存,让人类得以幸存,今天看到的猴子也是如此。

此外,人类花了很长时间才开始表现得“文明”。文明的起源有许多不同的因素,比如语言、农业和环境/气候的发展。许多古人聚集在一起,他们最终建立了社会,建造了部落、城市……

2020-05-03

能够使用石头等工具被认为是人类进化的重要一步。

巴拿马的猴类的确已经学会了使用石头,它们会利用石头将坚果砸开,然后捡拾果肉。而且,它们还会使用木棍等工具,来吓退蛇等危险动物。

但说它们已经进入石器时代,并不准确,真正的石器时代并不是简单的使用石头,还要使用石头制作石器工具,这才是真正进入了石器时代,显然,巴拿马后距离石器时代还远着呢。

实际上,除了巴拿马后,世界上能够使用石头的猴类和猿类还有泰国猕猴、西非黑猩猩、巴西黑带卷尾猴。

但不可否认,任何物种都在努力地进化,以更加适应环境的变化。

猿猴类动物到底能不能进化成人类?

答案是模棱两可的,环境创造了人类,如果当初不是环境的巨变,人类不可能从舒服而安全的树上爬下来,学习直立行走。

所以,一定程度上来说,环境变化越大,它们进化为人的机会就会更大。

但,完全没有必要感到担忧!

人了经历了几百万年,才最终从猴变成了人,想让巴拿马猴进化成人,那恐怕还要300-400万年的时间了。

对人类来说,除了自己,没有什么动物能够威胁到人的生存!

人没让它们灭绝,已经是大大的慈悲了!

2020-05-03

答:据说,2017年某动物学家在中美洲巴拿马雨林中考察,无意之间发现当地的白面卷尾猴竟然会使用石头砸开坚果!

该动物学家惊呆了。

他瞪圆了眼,张开了嘴,脑路急速飞转——

天哪,按照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当年猿向类人猿进化,就经历过用石头砸物体、砸坚果的重要一环。

哎呀,我的上帝,别小看用石头砸开坚果这一貌似简单而随意的行为,这可是人与动物之间质的区别啊。因为,只要懂得使用工具进行劳作了,下一步,就会懂得制作工具了。我的天,只要猴子们再懂得制作工具,就可以直接宣布它们已经进化成人了!

那么,就会出现“猩球崛起”,它们,不,他们,会发明和创造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干掉全人类,霸占地球,以后进军银河系,既而统治整个宇宙!

如果沿着该动物学家的思路去想,是真够可怕的。

我甚至想起了《西游记》里“猴王出世”的情节。

美猴王从石头卵里蹦了出来,天崩地裂,霞光万丈,惊动了灵霄宝殿上的玉皇大帝。

这玉帝,战战兢兢,屁滚尿流,急唤来千里眼、顺风耳去打探猴王来历……

真的,这动物学家的表现,就跟玉帝差不多了。

但是,要不要搞得这么夸张?

达尔文的《物种起源》说人是由猴子进化而来,也只是停留在理论层面,没有实验或实践可以证明。

你不能因为出现了一只鸭嘴兽,就说兽是鸭子进化来的。人家鸭子是鸭子,兽是兽,鸭嘴兽是鸭嘴兽,它们是三种不同类型的东西,好不?

你也不能因为出现了蝙蝠,就说老鼠是小鸟进化来的嘛。

好吧,就算人真是由猴子进化而来,你达尔文不是说,这其中要经历好几百万年的时间吗?

那么白面卷尾猴要进化成人,要“猩球崛起”,不也是要经历好几百万年吗?

难道,在白面卷尾猴进化成人的好几百万年的时间里,咱们人类就一直在沉睡?就不会继续进化?就不会继续进化成更高级的新物种?

说不通啊,说不通啊。

话又说回来了,白面卷尾猴会用石头砸坚果就威胁到人类了?

我有点怀疑这个动物学家太少见多怪了。

猩猩用树枝捅白蚁巢穴、海獭用石头砸贻贝、白兀鹫叼石头砸鸵鸟蛋,不是很多书都有提到过吗?

仔细想想,真怀疑是不是他们的思维走火入魔了。

想起了一个笑话:“博士群”里众博士在热烈地讨论:一滴水从很高很高的地方自由落体下来,砸到人后,到底会不会砸伤或砸死人。他们各种公式,各种假设,各种阻力,重力,加速度,飞快地计算,热情高涨,讨论了近一个小时。一个新入群的网友问了一句:你们都没有淋过雨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2020-05-03

若科学家为此感到担忧,倒是我们得为科学家担忧了。新型人类诞生就如存在第二个“地球”的概率一般大,担忧根本是杞人忧天。

巴拿马进入石器时代的猴类为白面卷尾猴,是一种小型的新世界猴,确实聪明。成年卷尾猴体长可达四五十厘米,尾巴则更长些,约4公斤的体重就拥有了七八十克脑重量。

此前,研究人员就发现白面卷尾猴用石块砸坚果、挖土,甚至用以表达爱意。

主流科学设想是以进化论为前提,即人类由某种古猿进化而来,最早可追溯到3000万年前的原上猿。

作为灵长类的一支,白面卷尾猴进入石器时代是否意味着将进化为现代人类?我并不知道,但概率极低,人类漫长的进化历程中哪怕有一个环节改变了,估计也产生不了现代人类。乐观的想,即使白面卷尾猴进化了,又有何惧?人类有文明的历史也就几千上万年,现代社会更是才发展了短短几百年便冲出地球。

白面卷尾猴进化恐慌论根本是无稽之谈,因为旧石器时代距今约二三百万年,这段漫长的历史足够人类走向更远或走向灭亡。

此外,使用工具也并非白面卷尾猴专属。同为灵长类的一支,黑猩猩甚至会制造“矛”以捕食动物,制作吸水工具以满足饮水,将森林折背陆龟砸开以取食龟肉。非灵长类动物也有此项技能,水獭会用石块敲击蛤喇外壳,舒氏猪齿鱼会含着蛤蜊反复猛撞礁石。

最后,简单讲述一下石器时代:

石器时代分为旧石器时代、中石器时代与新石器时代,是早期人类的第一个时代,距今二三百万年至1万多年。

分为能人-直立人-智人三阶段,从一开始的简单制作石制工具,到运用火和制造更复杂的石器(如阿修尔手斧),再到制造骨器、制造简单的组合工具,此后出现了母系氏族。

石器时代是人类从猿人经过漫长的历史、逐步进化为现代人的时期,该过程哪怕有一个环节发生了变化,也可能不存在现代人类。就如,地球是现今为止已知的有生命体活动的星球,其诞生只能以鬼斧神工形容。

巴拿马白面卷尾猴进化为人类的可能性,只能与存在第二个“地球”的概率类似,不敢断言没有,但极低极低,并不需要担忧,也没必要担忧。

2020-05-03

只有抱持着旧观念不放的人,才担心动物使用工具这事儿。您了解得越多,就越不担心。

图示:各地猴子使用的石头工具,它们用这些石头来砸烂水果,或者砸烂贝类动物。

图示:黑猩猩有悠久的石头使用历史,具体多久难以考证,黑猩猩彼此间还会借用对方的石头,并归还。

事实上,不止巴拿马的猴子,许多地方的灵长类动物都在使用石头。比如,在象牙海岸的雨林中发现了4300年前黑猩猩使用过的石器,现在黑猩猩们也在用岩石为工具粉碎水果和坚硬的贝壳。大胡子卷尾猴常使用石头工具来打开坚果并挖掘块茎,长尾猕猴则用石头来砸开贝类。所有这些灵长类动物群体都独立地发展出使用石头这种行为。

图示:海獭还有躺水面上玩石头的习惯

而非灵长类动物,海獭也会用石头,它们使用石头来打开具有硬壳的贝类螃蟹等动物,一些鸟也会用石头来砸开蛋壳。

图示:这只黑胸钩嘴鸢正在用石头敲开鸸鹋(er miao)蛋(世界上第二大鸟)

达尔文就从不担心,因为他老人家的名言就是:自然无飞跃。他老人家坚信人类会的东西,其原型一定在自然界别的动物那里能看到,人和动物之间从来都不存在一个绝对不可逾越的鸿沟。从前人类矫情地认为独属于人的许多特质,都被动物学家在大自然中找到了原型,巴拿马的猴子当然老早就会用石头,只不过动物学家才发现不久。除了巴拿马别的一些地方的猴子同样会用石头,它们用石头来敲碎贝壳。

人啊,既不能过于自我中心主义,认为自己会的技能,别的动物一点门道都摸不到,但同样也不需要自卑。原型只是原型,要想从简单的工具应用转型成完全依赖技术才能生存的动物,虽然并非绝对不可逾越,但要逾越它,就和在地狱里仰望天堂也差不了多少呢。在人类演化的这几百万年中,许多动物也同样早就开始玩石头了,但它们玩了几百万年的石头,它们也并没有进化成依靠技术才能生存的动物,这是因为它们的环境和人类祖先演化的环境差异太大。

珍·古道尔与动物工具

图示:珍·古道尔博士揭开了动物使用工具的序幕

1960年,人类的最佳定义是制造并使用工具的动物(实际上,因为社会分工,大多数人只要会用工具就行,不需要会制造)。但珍·古道尔博士(Jane goodall)在观察坦桑尼亚贡贝国家公园的黑猩猩时,她看到两只黑猩猩剥下小树枝,剥下叶子,稍加咀嚼,将它们作为工具将白蚁从巢穴中钓出来吃,而且这种行为需要经过长时间的后天学习才能掌握,小黑猩猩需要多年旁观这个过程,并不断地进行实践,最终才能掌握这套钓白蚁的技术,和蜘蛛吐丝作网完全不同,并非天生。正是这个发现拉开了人类发现动物也在使用甚至制造简单工具的序幕,也改写了人类的定义。

图示:倭黑猩猩钓白蚁

这是第一次看到非人类创造工具并用它来完成任务。为了回应这一令人震惊的发现,古道尔的导师,著名古人类考古学家路易斯·利基(Louis Leakey)博士着名地宣称:“现在我们必须重新定义工具,重新定义人类,或接受黑猩猩作为人类。”

这或许很有点戏剧性,但这个重大发现,迫使哲学家和人类学家不得不重新评估工具在动物界中的使用情况,因为它实际上比我们原先想象的在动物界中发生得要普遍得多。许多不同类型的动物使用各种工具获得食物和水,或者用它们梳理自己,保护自己或用于其它各种用途。

使用工具的灵长类

获取食物

动物中最多样化和最常见的工具用途是用工具来获取食物。获取食物是生死存亡的大事儿,因此动物们使用了许多创造性方法来获得那些难以获得的食物来源。许多食物获取工具都来自木棍!例如,黑猩猩用棍子粉碎水果,黑猩猩还会用原始的长矛捕杀丛林婴猴,它们将长矛插入这种动物可能用来睡觉的空洞中,完成猎杀。

图示:黑猩猩用原始长矛猎杀躲在树洞中的灵长类哺乳动物婴猴(bushbabies)

还有一些灵长类动物用棍子收集蜂蜜。仅苏门答腊红毛猩猩就被观察到可以使用多达54种工具来猎捕昆虫或者偷蜂蜜。

报警和自我保护

红毛猩猩发明了一个哨子来警告掠食者,它们将树叶从树枝上剥下来,然后将它们放在嘴唇上,吹出吱吱声。当红毛猩猩受到潜在捕食者的干扰或威胁时,它们就会用这种方法来试图阻止捕食者,就会这么做。较小的红毛猩猩通常树叶可以产生很大的声音,这增加了它们的威慑力。在苏门答腊岛,一些红毛猩猩还会使用树叶作为手套或座套,以防止多刺的树木和水果。野生的倭黑猩猩也会举起树叶作为遮阳伞和挡雨之用。2005年,首次观察到一只大猩猩用棍子来判断水的深度,来找出它可以行走的安全位置,因为猩猩类动物都不会游泳。

其他不寻常的用途

黑猩猩会用树枝梳理牙齿和鼻子。

黑猩猩还会用树叶擦屁股,所以在野外观察黑猩猩时小心,它们在巢中排便,但它们居然需要擦屁股,这树叶在空中飘落,不要太美。

红毛猩猩和黑猩猩也会用树叶作为餐巾擦拭脸部。

一些雄性和雌性红毛猩猩还有性玩具,在它们自慰时用来增强快感。

顺便说一波人类的石器时代

图示:猴子的石头工具

所有使用石头的动物,包括猴子和黑猩猩都还处于直接用现成的石头当简单工具的阶段,这离人类的石器时代相差甚远,只能作为工具使用的原型阶段。

人类经历了两个差异极大的石器时代:

1、智人直系原始祖先和近亲人类的旧石器时代,持续数百万年时间

2、智人诞生后经历的新石器时代(大约数万年前开始),这一次变革被称为认知革命,人类突然开窍了,正式进入技术大爆炸时代。

新旧石器时代的差别,大概是走路和坐火箭的差别,而当前其它动物使用石头工具的水平,还比不上旧石器时代的人类直系祖先或旁系亲属。让我们看看旧石器时代的人类原始先祖用的石头吧

图示:辽宁旧石器考古

这是中国辽宁一处旧石器时代文化考古挖掘出的各种石器,石器不是简单的石头,而是经过专门加工后的一整套生产工具。包括最后的形状和加工所需石料的材质,不是随便什么石头都适合加工成石器的。

图示:再来一张。

图示:陕西蓝田挖出来的212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工具。

旧石器时代的工具大同小异,全世界挖出来的都差不太多,但它们都经过一定的加工,并且不同的石器明显具有不同的使用途径,即已经出现工具的分类。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新石器时代和旧石器时代的差异

图示:精致的新石器石器,看着像艺术品,同时工具种类突飞猛进,造型层出不穷,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造不出来的,当然这些工具都紧密贴近原始人的生活和审美所需,在这个阶段除了石器之外,其它的材质也被纳入工具制造的范围,比如骨头、木材、天然的黄金等,而在石头方面,东亚这边专门发展出了玉器文化,玉者美石也,人类开始有了审美需求。

图示:新石器时代的石头制作的箭头

图示:新石器时代的另一关键特征是组合,今天人类使用的诸多工具的原型,大多能在新石器时代找到其最粗糙的原型。

图示:新石器时代的另一个显著特征是有了制造工具的工具,它们不限于石头。比工具更牛逼的是制造工具的工具。

所以用石头或其它工具不难,但进化成真正的技术生物还差了十万八千里的十万八千里呢。

图示:5300年前的冰人奥兹随身携带的工具

冰人奥兹随身武器就带了三种:

远程的弓箭:长达1.82米的红豆杉制成的长弓,他随身的箭袋中,还有12支箭,除此之外,还有一把用于磨尖箭头的鹿角工具。

中距离的斧头:斧柄由精心加工的紫衫木制成,长60厘米。斧子本身是纯铜质地, 通过铸造、冷锻、抛光和打磨等系列工艺锻造而成,长10厘米,斧身和斧柄用皮绳绑牢,再用桦木制作的焦油来粘结加固

近距离的匕首:燧石制作的匕首一把,哪怕已经开始用金属了,石头依然还属于很有用的工具呢,因为那时候没有青铜,不够锋利只能当钝器用

图示:人类是如何爬上食物链巅峰的

结合人类自身的发展进化史,只要人类自己不作死,不让出霸主生态位,大概没有第二个物种有机会踏上技术动物这条进化之路。使用工具不算稀罕事儿,但要成为一种离开工具就活不下去的动物,却绝非易事,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想在工具上往前走,就得放弃一些旧有的生存优势,而这事儿如果没有特殊的环境压力,是不可能自发出现的。

生物进化总的来说眼光非常短浅,每一次进化都要有净利润,从来不存在放长线钓大鱼,先亏本然后再大赚一笔,加起来是赢钱就好,这在生物进化中不可能出现。这是一个你必须每一轮都赢的游戏,只要有一轮输,这样的突变个体就会被立刻淘汰出局。

只要人类作为霸主,占据了世上大多数生存资源,那么地球上大概再也没有机会出现第二种技术生物,因为这需要一个非常特殊的生存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中,任何轻微的导致技术进步的基因突变都会被自然选择重奖,哪怕这突变会造成别的伤害。


点个赞呗,欢迎讨论

2020-05-03

石器时代分为新石器时代、旧石器时代,旧石器时代的起源距今已经有200多万年了,当时,人类的祖先第一次举起了石头,这是人类步入石器时代的开端,也是人类学会使用工具的开端。

在2017年,一群生态学家走进了这座岛屿,他们惊喜的发现这座岛屿上的猴子与先前的传闻一样,它们会使用工具,这让他们惊喜万分,因为他们可以以此来研究一个灵长类物种是如何学会使用工具的。

该座岛屿上的猴子名为白面卷尾猴,是人类新发现的第四种学会使用工具的灵长类动物,此前发现的三种分别是黑猩猩、泰国猕猴、巴西黑带卷尾猴。

这座岛屿上的白面卷尾猴是如何利用石器的呢?

它们通常抱着一堆坚果走到满是石头的河流边,寻找一块平坦的地方,将其当做我们做菜用的“砧板”,然后它们再找来一块甚至相当于自身一半重量的石头,砸开坚果,然后食用。

这说明它们已经掌握了石器的使用方法,寻找“砧板”、寻找石头,安排的很详细,在这样的族群中,只有二三十只猴子的族群中,雄性猴子负责搬起石头砸坚果,而雌性猴子则不需要这样做,它们会在砸开过的坚果中找到食物而不费吹灰之力。

面对这样的一群猴子,你会产生怎样的看法,会认为它们像200万年前的人类祖先吗?还是认为这群猴子会进化成具备智能的新型“人类”?

我的回答是,不会。

其中很大的区别是,在该岛屿上的猴子们,并不是所有的猴子都具有这样的技能,只有靠近河边的族群才会这样的技能。

第二,学会使用工具与学会制造工具,这其中有着本质的差别。因为学会制造工具才更凸显出智慧,重要的不是使用工具,而是改造工具,使其更具有效率性,这才是最重要的。

要说会使用工具,不仅这一种猴子会使用,其它比如乌鸦,也会懂得利用工具,猩猩也会搬着板凳去够高处的果实。

使用工具不是这一种卷尾猴的专利,至少人类已经发现好几种了。

人类的进化历程是非常艰辛的,历经了几百万年,在进化的过程中学会了使用工具、制造工具、学会了语言、合作与分工,学会了使用火、吃熟食、制作衣物,其中伴随着诸多偶然,人类走到这一步,真的很幸运。

对于这座岛屿上的猴子来说,它们仅是迈出了智慧的第一步,未来朝向何方发展,完全是未知数,况且在这片土地上,人类文明雄霸地球,它们与我们的差距已经不是天堑可以形容的了,再者来说,对于使用工具这样的基础技能来说,如果它们不能继续点亮下一个技能的话,它们终究还是平庸的。

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呢?欢迎在下方留言探讨。我是科幻船坞,感谢大家的阅读。您的关注是我每天坚持更新的最大动力。

本文图片来自于网络,侵删。

2020-05-03

谢邀。

在中美洲巴拿马的雨林中,生活着一种名为白面卷尾猴的新世界猴,它们引起了生物学家的注意,因为它们会利用石头来砸开坚果的外壳。那么,这是否意味着白面卷尾猴会像人类祖先一样进化成智慧生命吗?

距今250万年前,能人从南方古猿演化而来,他们的一大特征是开始使用石头来制作工具,这标志着人类进入石器时代。在能人之后,直立人能够制造出更为复杂的石器,并且还会用火。在直立人之后出现的智人散播到世界各地,最终成为主宰地球的唯一智慧物种。

参照人类的进化史,白面卷尾猴也会走上人类曾经走过的进化之路吗?

这个问题的确切答案没人知道,只能说不一定。使用石器等工具的物种不一定会演化成智慧物种,因为除了人类之外,不止白面卷尾猴会使用工具。例如,猩猩会把树枝伸到白蚁巢穴中,捕食白蚁;海獭会用石头砸开贻贝;白兀鹫会用嘴叼着石头,然后在鸵鸟蛋上面放开石头,由此来砸开鸵鸟蛋。虽然这些物种都会使用工具,但没有证据表明它们还会更进一步。

事实上,跟人类祖先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的匠人会使用更为先进和复杂的石器,它们还有可能是最早会使用语言的物种,但他们却灭绝了,并没有像人类祖先一样最终演变成智慧生命。

白面卷尾猴会使用石器,如果他们最终进化成智慧物种,这个时间可以说是它们的石器时代开端。但它们也有可能会保持现有的状态,只是简单的使用石器,这样它们也就不会成为地球上的另一个智慧物种。

即便白面卷尾猴有潜力进化成智慧物种,但由于人类的存在,它们的进化会受到限制。要知道,当年与人类祖先竞争的很多人种都已经灭绝了。

2020-05-03

虽然有很多牛人写了大量的文章,列举了大量的证据,证明了巴拿马猴或者其他会使用工具的灵长类是与早期人类相差甚远,对于其是否能够进化成为人类的可能,予以完全的否定。

其实,更多科学家所担心的并不是人类多了一个潜在的竞争者。而担忧的是如何定义人类!

自从进化论证明了,人是猴子进化而来的,属于灵长类的动物,否定了神创造了人类的理论。把人的定义,从神坛上拉了下来。直到现在,大家长期以来,人们把能够制造和使用工具这一行为,作为人类区别与动物的最重要的界碑!因为人类可以制造工具,人类也就拥有了支配周边环境的能力,所以也就拥有了支配所有动物和植物的权力!而其他动物并不能制作和使用工具,因此它们也就没有支配的能力和权力!也正是由于这种能力,证明了人类是具有高等智慧的动物。与其它种类的动物有了根本上的区别,也是人类之所以能够成为食物链顶端的物种。而不是像宗教意义中所说的那些虚无缥缈的神灵所赋予的权利。

一旦这道界碑开始松动,那么人类如何能够支配占有屠杀其他动物呢?人类和动物的根本区别界定在哪里?人类依旧是动物物种的一类,那有什么权力可以拥有自然环境?发现其他动物同样也会使用工具,甚至制造工具,对于人类学这是一个理论,是一场灾难性的毁灭!

其实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其他方面,而不是制作工具。在不久的将来,人类就还可以制造出可以制作工具的机器人。如果到那时,人类还无法定义人类,那么我们将如何定义机器人?

小时候被告知人是从猿猴进化来的,那时就充满疑问。长大后更是觉得这个推论很扯。与这个进化论相比,我更愿意相信人是地球的外来物种。元谋人,北京人,山顶洞人,河姆渡人……这些人种其实都已经灭绝,我们现在地球上的人都是出自于非洲大陆,这是有基因依据的。前不久看到一片报道,竟然得出惊人结论:人类共同的祖先只来自于6个人基因的传承,真不知道该信还是不该信。但不论信与不信,我都不认为人是从猿猴进化的,这匪夷所思,只是科学猜测,包括进化论,我也本着尽信书不如无书的道理来看待。相比古代人,我反而觉得我们是在退化。虽然我们科技在一直发展,利用自然的能力开创先河,看上去一直在进步。但细想下,古人在完全原始的条件下所掌握的自然科学知识,开创的博大的文化内容都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我们靠着累积和传承才有了现在的一切,可古人呢?什么基础都没有,他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出了那么多先哲,他们凭的是什么?我们现代人哪个能相比?这么你说是我们人类个体是在进化吗?

本问题和回答均来自本站网友,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onxun.net/ask/question/27

相关问题